“让妈妈笑起来”是一个非常有爱的胎教故事,故事里可爱的格瓦娜为了让妈妈开心做了很多可爱的事情,通过这个胎教故事让读者越发的觉得孩子是上天给我们最好的礼物!

1

格瓦娜在妈妈反复的催促声中慢悠悠地踱到餐桌前,她爬上椅子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打了一个长得像省略号似的哈欠。

“我的脑袋里装了一百只蜜蜂,‘嗡嗡’响得厉害。”格瓦娜趴在桌子上,把头埋进手臂里,“没准有一千只。”她的声音哑哑的,仿佛是从山洞里传出来的。

“喝牛奶,吃鸡蛋。”妈妈在她身边坐下。一杯牛奶溜冰似的朝她滑了过来。

妈妈已经穿戴整齐,像往常一样化了淡妆。餐桌上摆放着几片吐司、一杯牛奶、一杯咖啡、一小截玉米和一个鸡蛋。鸡蛋的外壳被剥去了大半,光滑的蛋白探出头来。

格瓦娜将牛奶握在手里,觑了一眼鸡蛋,又飞快地扫过妈妈面前那套雅致的咖啡杯碟。

必须引起妈妈的注意!哪怕是做一只让人厌恶的苍蝇!格瓦娜埋着头,夸张地摇着脑袋:“头好晕啊!我是暴风雨中摇摇晃晃的小船。”

格瓦娜一边摇头一边偷瞟妈妈的反应。让她失望的是,妈妈一脸平静,正用小夹子从糖罐里夹出一粒方糖丢进咖啡杯。

格瓦娜嘟起嘴,双手抓住椅子的两端,大力左右摇晃着。椅子在地板上摩擦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声响。

格瓦娜开始唱道:“亲爱的椅子,可怜的椅子,你的头也很晕吗?我也一样。我们都是头晕的小可怜。”

妈妈拿起搅拌咖啡的小勺,转过脸来看着格瓦娜。

谢天谢地!妈妈看我了!

“格瓦娜,你是不是生病了?”妈妈问,手里搅拌着咖啡,“为什么你有黑眼圈?”

格瓦娜停止晃动椅子,重新坐好。

“没有,我才没生病呢。”格瓦娜答道,她看着咖啡勺把上的那只可爱的小白兔,心情失落得差点哭出来。

每次我失落的时候,自己就变得好小好小。或许就是这样,妈妈才永远不知道我的想法吧。格瓦娜看着一边喝咖啡一边翻看报纸的妈妈,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。

周六清晨七点半,格瓦娜和妈妈坐在公寓里大大的白色餐桌前用餐。吃过早饭后,妈妈还要去公司加班,而格瓦娜还得去上钢琴课。此时,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宽敞洁净的房间里,甚至特意剪裁出几条金色的缎带铺在餐桌上,看上去美丽极了。

“我能喝一口你杯子里的咖啡吗?”格瓦娜想和妈妈进行新一轮对话,不知怎的却提出这样一个问题。

妈妈的视线从报纸上移开,抬眼注视了格瓦娜几秒。

格瓦娜等着。

“喝牛奶,吃鸡蛋。”妈妈合上报纸,拿起桌上的手提包,起身离开餐桌时强调道,“这是最后一次提醒。”妈妈说完便离开了家,剩下格瓦娜一个人在餐桌旁。

格瓦娜失神地看着妈妈走出家门。妈妈忘了说“再见”。格瓦娜转过头,定定地注视着照进咖啡杯里的那束光。

2

格瓦娜坐在餐桌前,晃着双腿,手里捧着一本名叫《天蓝色的彼岸》的书。她微微皱起眉头,认真读着。

“喂!小孩!你真过分!”

格瓦娜听见有人说话,吓一跳道:“谁?谁在那里说话?”

“压着我啦。”那人开口道。

格瓦娜抬起手臂,没在桌上发现任何东西。

“不是手压着我,是你的屁股。我在你的屁股下!”那个声音没好气地说。

格瓦娜跳下椅子,什么也没看见,便急迫地追问:“你是谁?究竟藏在哪儿?你是跳蚤吗?”

“哼!你才是跳蚤呢!我比它宏伟一百万倍!”看来对方脾气不太好,“你就不能有点想象力吗?”他继续絮絮叨叨,“小孩,想象力!勒紧你想象力的裤腰带!不然它要掉啦!”

格瓦娜毫不理会他的揶揄,不管他是谁,准是个有趣的家伙。

“那你到底在哪儿?”

“我再提醒你一次,小孩!你刚从我身上跳下去!”他尖叫道。

格瓦娜蹲下身,同样尖叫着回应:“椅子!你是椅子!”

椅子因为被格瓦娜认出心情好了一点,但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“没错,我就是头晕的椅子,被你摇晃得头晕的小可怜。”

格瓦娜脸红了,毕竟那时她在撒谎,她并不头晕,摇晃椅子只是想引来妈妈的注意力。她摸着椅背说:“对不起。不过,椅子怎么会说话呢?”

“你这小孩!椅子怎么就不能说话啦?只要你不差想象力,椅子就能说话!小孩子都有想象力,你有吗?”

格瓦娜刚要说话,椅子忽然大喊一声:“轮到你出场啦。”

只见椅子抬起前面的两条腿,对着餐桌倾斜了四十五度,就像一个垫起脚尖探着身子的小孩。

“啊哈!你在这儿。”他兴奋地叫起来,同时催促道,“快出来!给这位毫无想象力的小孩上一课。”

椅子话音刚落,咖啡杯里的小勺如同跨栏似地猛然跃出,直直地立在咖啡碟上。小勺左转一下,再右转一下,像一个芭蕾舞蹈演员一样绕着咖啡杯蹦蹦跳跳,还时不时停下来四下张望一番。最后,它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停住了,然后“啪”地一声靠在了杯壁上。

“这个位置真好,能感受到均匀的阳光。我喜欢晒太阳。格瓦娜小姐,您也喜欢吗?”一个声音说。

原来刚才它在寻找晒太阳的最佳位置呢!咖啡勺居然也开口说话了!格瓦娜已经开始适应了,就像椅子说的,拿出点想象力,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
格瓦娜对咖啡勺说:“我也喜欢晒太阳,勺子先生。在学校我总是选择阳光能照到的座位。”

“勺子先生——”它拉长的声音里带着疑问,“我很抱歉地告诉您,格瓦娜小姐,我不是勺子,而是兔子。”

“兔子?”

“是的,小姐。您妈妈的咖啡勺上不是有一只兔子吗?”不同于椅子的急性子,兔子显得谦和有礼,温柔可亲。

格瓦娜凑到咖啡杯前,观察着咖啡勺上用作装饰的兔子图案,才发现那只兔子不是印上去,而是凸出来的。兔子做工精细,极富立体感,而且,它还穿着一身优雅的礼服,打着一个蝶形领结,一只手还握着一个话筒。